格斗网

邹市明:拿金腰带后退役 用拳头回击质疑

腾讯体育/2016-01-28/徐思佳、张正

A A
一身蓝色的运动服,头上白色的棒球帽压得低低的,瘦削的邹市明推开训练馆的大门。训练馆的工作人员熟练地跟他打了声招呼,他微微地点了点头。距离复出之战还有几天,邹市明晒黑了,剪了头发,换了发型,身材也变得越发精瘦,他推门进来时并没有太多人认出他来。
 
“今天五点训练前,我们有两个采访,等下训练时还会拍些东西。”助理在邹市明的耳边仔细讲解着一天的行程,“好,可以,没问题。”邹市明附和着。转入职业拳击三年来,这样的日程邹市明早已经习惯了。
 
2013年1月23日,伦敦奥运会卫冕成功后的第5个月,邹市明从国家队退役,并辞去了贵州省体工大队副大队长的职位,正式宣布转入职业拳坛,那时有大把的人认为他的“海盗式打法”难以在职业拳坛中立足;2016年1月23日,邹市明转入职业拳击整三年,他不只是中国职业拳击的代表,又多了一个家喻户晓的称号——“轩轩的爸爸”,与炙热的人气一同到来的还有质疑:“邹市明还能打吗?”
 
他说,从转职业拳击以来,他到现在听的最多的就是质疑。如今,邹市明早已经练就了“自我过滤”的技能。他说:“我能做的就是通过比赛,用拳头,让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少。”
 
转职业三年,还没有拿到金腰带
 
进入2016年之后,邹市明的脑子里每天都计算着,距离1月30日这个大日子还有几天。如果不是记者在邹市明的面前特意提起,他已经忘了1月23日,是自己转入职业拳坛三周年的“纪念日”。
 
“哎呀,你要不说,我真的忘了,这几天,除了比赛的日子,我就一直琢磨着2月5号是我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,倒把自己给忘了!”经过了“真人秀”的历练,邹市明似乎变得更加风趣了。
 
摘下业余头盔的这三年,邹市明在TOP RANK和盛力世家的安排下按部就班地走着一条为他“量身定做”的速成拳王之路。可去年3月7日的金腰带之战,邹市明输给阿泰-伦龙,这个结局,谁都没有“算”到。
 
腾讯体育:转入职业拳坛三年以来,你完成你当时的预想了吗?
 
邹市明:1月23号,就是我进入职业三周年,其实,现在与我预期的效果晚一些,还没有拿到金腰带。但是这次比赛在1月30号,也是我在国内的首秀,我依然希望能够重新向这个目标冲击。
 
腾讯体育:唐-金在很早的时候就邀请你转入职业,那么,为什么你最终选择了Top Rank的阿鲁姆来做推广人呢?
 
邹市明:最主要的是他曾经推广过我的终极偶像,阿里。然后在这几年,他也有很成功的推广了曼尼帕奎奥。他当时给我制定了一些计划,是长期培养我的一种方式。并不是说,一下子就让我怎么样。所以说,我觉得我蛮喜欢这样的方式。因为我进入职业的年龄本来就不小了,我希望找到一个有实力并且愿意打造、设计舞台的机会,让我更快地进入。所以,我选择了他。
 
腾讯体育:当时转入职业比赛的时候,你就有一个目标一定要拿到金腰带吗?
 
邹市明:我的想法是,既然要去,那就一定要朝着金腰带的目标去。虽然会觉得,自己可能错过了黄金年龄,而且从头开始。但是,我自己就是,是属于那种蛮拧巴的,就是越好走的路,可能就不是我要去的地方。
 
我在进入拳击,从教练选材的时候说,你不是拳击的材料,包括到现在还有很多声音说,你不太适合打拳击。但是我现在已经拿了两届奥运会冠军了。然后,现在有这样一次证明自己、去挑战自己,为什么不把这个目标定高一点去完成呢?所以说,这三年里面,我一直在为这个,给自己较劲,这个劲儿在拧巴着。
 
腾讯体育:那这三年之间,你最在意,和受到的最难听的质疑你觉得是什么?
 
邹市明:我所有的东西,听到了或者看到了,我都把他看作是他们不了解我而已,而且他不能代表我的人生,我只能为我自己人生去努力。我会通过我自己每一次比赛的表现,让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少。你只要在镜头面前,就一定会有人不喜欢你,这无所谓。这是他们的看法,我只是希望,做好自己就好。
 
这是中国拳击最好的时代,也是邹市明最好的时代
 
过去,邹市明是奥运拳击的代表,他所得到的金牌、荣誉是所有体制内拳手奋斗的目标;而现在邹市明所拥有的鲜花、喝彩,商业代言,更是为中国拳击指明了新的道路。
 
去年年底,国家体育总局拳跆运动管理中心下发了一纸红头批文,一场中国奥运拳击国家队挑战中国职业拳王的“2016年贺岁杯”的比赛终于尘埃落定。与当时拒绝了唐-金千万邀约“再打四年”的邹市明相比,新一代的吕斌、张家玮等年轻选手无疑是幸运的,而这份幸运显然与邹市明的影响脱不开干系。32岁进入职业拳击,邹市明错过了自己最好的岁月,却等来了中国拳击最好的时代。
 
腾讯体育:现在越来越多的体制内的选手向外走到职业了。那你觉得,这种途径有怎样的优缺点?
 
邹市明:我觉得,长期发展的趋势,一定是这样的。在体制内的话,确实会有很好的优秀的待遇。但是很多时候,他可能是对你运动生涯空间的压缩。因为四年一次奥运会,谁也等不了几届。但是,只要是跨入职业的话,就会有一些压力了,自负盈亏,自己选择自己的团队,找教练、找车子、找房子,所有的东西都得自己来。生活压力会更大一些。但是,更多的时候,你可以选择你自己想要的生活。我直到31岁的时候,才知道自己可以带着家庭一起出去比赛。
 
腾讯体育:那从整个你的经历上来看,你有没有觉得这种体制是压了你四年?
 
邹市明:我没觉得是在压我四年。我觉得,我既然要去做,就去做到最好。再去卫冕一块,也是为中国拳击,也是有一些突破。所以说,我没有浪费这四年时间。我一般不会去否认我自己曾经做过什么,那就证明说你当时做的是不对的。但是我觉得,人生他都有选择,既然选择了,就一定要把它这条路走完,包括现在我的选择,这个江湖是永远没有尽头的,但是我只想最后再拼搏一把。
 
腾讯体育:那么,你现在是为自己的梦想,还是为了中国拳击的梦想而战?
 
邹市明:我自己的梦想其实我已经为此很努力了。我就算拿不到,我其实也很欣然了,现在来说,我是中国拳击运动员里面最老的一个了。如果我能拿到一个更好的成绩,无疑是很好的推动了中国拳击。当然现在更多的这些责任应该放在更多年轻人,有梦想的年轻人的身上。
 
腾讯体育:前不久,跆拳中心刚下发了一个红头文件,职业拳击和业余拳击将要打一个贺岁杯的比赛,那你觉不觉得现在中国这个拳击迎来了一个最好的时代?
 
邹市明:我觉得是,应该是。我都很羡慕,为什么不在我那个年代然后就这样的更多的一些东西。国家体育总局或者跆拳中心,它愿意,可以跟更多的职业接轨的话,我觉得,这也是很多年轻运动员的一种幸福。他们会有更多的舞台给他们选择。
 
腾讯体育:那你觉得你自己呢,是不是错过了一个最好的年龄、最好的时代?
 
邹市明:没有,我觉得我已经在很好的年代了。我们不能和现在的比,还要和以前的比。我们肯定比我们上一批要幸福。每一批运动员的环境都会越来越比我们好,才是真正的发展。所以说我希望更多年轻运动员永远超越我们当时的一些机遇、条件,走上更高的舞台,接触更职业的拳击。
 
“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再退役”
 
最近半年,邹市明做了太多以前不敢尝试的东西,他拍真人秀,带着自己可爱的儿子在大众面前亮相;他赤裸着上身,带着拳击手套走模特步;他学着“伺候”自己的丈母娘,给老婆当“助理”。外人觉得,这不是一个职业拳王该做的事儿,而邹市明却说,这恰恰是他必须做的。
 
腾讯体育:这半年你接触了很多那些娱乐节目。包括很多人发现了你身上有很多的艺能,包括很好的性格点。有没有动摇过,说是想跨界到娱乐,或者说是其他的领域?
 
邹市明:我们经过今年的这一次体验,我觉得,蛮好玩的。但是我们以后重心依然还会在拳击上面,但是只要有空,或者闲下来的话,我们都愿意有更多的尝试,去体验更多不同的人生。
 
腾讯体育:今年是三周年,那你的预想里,你的职业生涯里还会有多少个周年呢?
 
邹市明:我没有想过最后一场比赛在什么时候。但一定是打到我最后一丝力气的时候。所以说,我现在也在研究该怎么样延续更长的运动寿命,毕竟我已经不年轻了。
 
腾讯体育:是不是说,你还是希望能拿到金腰带之后再想那个告别的时刻?
 
邹市明:对。现在尽量不要去想。
 
时间总是像手中的沙,握得越紧流得越快。就好像,三年过去了,34岁的邹市明又重新回到了起点,向他金腰带的目标,再度出发。


推荐文章

更多阅读

回首页

pc 苹果APP 安卓APP
格斗网移动版